权之意

你别贪恋窗外好风景

#日常脑洞 ,不要上升

#是甜哒

咱俩就得在一起,

因为你爱我,我爱你。



9月21号 从北京飞到长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东北的天气比北京凉了不少,下了飞机张云雷就套上长袖的外套。





一路上和杨九郎还是有说有笑的,可是他能感觉出来,杨九郎好像有点心不在焉。






到了酒店,杨九郎把行李什么的放好了之后竟然自己去洗澡了,平时都是张云雷先洗的,而且他这次洗澡的时候竟然拿了手机到浴室。





张云雷表面上不说,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想法。 杨九郎洗好了澡出来的时候,张云雷看都没看他一眼,就进了浴室而且还锁上了门。





他本来想着杨九郎听他落了锁就会来敲门问他为什么要锁门,可是直到张云雷等了半天杨九郎也没有来敲门。





张云雷心情低落的洗好了澡,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看见杨九郎还靠在床头玩手机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 真的一股火就上来了,走到床另一边背对着杨九郎坐到了床上,拿着手里的毛巾擦头发。





“哟,磊磊洗完了,再歇一会儿咱出去吃饭吧。” 张云雷不知道杨九郎有没有看着他说话,“不去了,不饿,你要饿你们去吧。”然后就躺倒了床上盖好了被子。





杨九郎一看张云雷头发还没擦干就躺下了,赶紧放下手机,在床上挪到张云雷旁边,“别躺着啊,头发没干,快起来我再给你擦擦。”





张云雷睁开了眼睛,“你不看手机了,终于理我了啊。”





“磊磊,我错了,快起来吧。” 杨九郎又一副认错的态度。





张云雷又心软了坐了起来,让杨九郎给他擦头发。 吃了饭回来都不早了,张云雷困的不行,简单的冲了澡就睡觉了,可是睡到半梦半醒的时候稍微睁开了眼睛,看到在旁边躺着的杨九郎还是在看手机。





“九郎,睡觉吧。”张云雷软软的开口叫了杨九郎一声。

“嗯,你先睡吧,我马上睡。”





第二天早上张云雷起来的时候发现旁边没有杨九郎,坐了起来招呼了杨九郎一声儿也没有人答应,刚想给杨九郎打个电话的时候,才发现杨九郎的手机没带。





张云雷想了一下,还是拿过了杨九郎的手机,解开锁之后竟然显示的是微信的界面。





是杨九郎和他媳妇聊天的界面。 张云雷往上翻了翻,聊天开始的时间是他俩从北京出发之前,然后再往下翻看他俩都聊了什么。





都翻完了之后,张云雷把手机锁了重新放回去,靠在床头坐着,眼神空洞,盯着床对面的电视发呆。





没过一会儿,杨九郎回来了,张云雷听见他刷卡进门的声音,“磊磊,你醒了啊,我去餐厅给你买了早餐。”





张云雷回想起了他刚才看见的聊天记录。

【你天天这么伺候张云雷是为什么啊。】

【不知道,可能是习惯了吧。】





“磊磊?你咋了,快来吃饭吧。”

“哦....嗯..来了。”




现在换成张云雷心不在焉的了。




杨九郎只要和他说一句话,他就能想起他和他媳妇聊天里的一句话。




“磊磊,刚才我下楼的时候看见看见冯爷了。一会儿咱俩去他那屋聊会儿天啊。”

【他什么都离不开你,那我还离不开你呢。】

【我也离不开你啊。】





“磊磊刚才我给大楠发微信了,他说这儿好吃的也有挺多的,中午咱俩点外卖呀。”

【淏翔,我挺想你的。】

【我这儿也想你啊。】





“磊磊,你腿疼不,今儿天儿挺凉的。”

【我和张云雷在你心里是一样的吗。】

【咱俩有证啊,我和他没有啊。】






张云雷一直这样这样心不在焉的带到演出开始,上得台来,张云雷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尽心尽力的给大家演出。





杨九郎摸他脸,他俩手尖碰着手尖,张云雷又感到杨九郎的温度从手尖传到了心里,他想一直握着杨九郎的手,就像每次小冤家的时候一样。





照相的时候他故意冲着杨九郎皱了一下眉,果然杨九郎下一秒手就拍了拍他的肚子,哄着他。





杨九郎真人真怪啊,怪喜欢他的。





“我不签了,给你们唱首歌儿吧。”




“我慢慢的听雪落下的声音,

闭着眼睛幻想它不会停,

你没办法靠近 ,决不是太薄情,

只是贪恋窗外好风景”。



在他唱第一句的时候杨九郎还是跟着音乐晃了晃,可是等到他唱完唱完那一句之后,杨九郎就有些呆住了。


“我慢慢地品雪落下的声音,

仿佛是你贴着我叫  卿卿,

睁开了眼睛 漫天的雪无情

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。”





演出完了吃完了饭就回了酒店,因为第二天张云雷要坐早一点的飞机回北京,所以回了房间洗了澡张云雷就躺在床上睡觉了。





杨九郎洗完了出来看到张云雷好像都睡着了,轻手轻脚的上了床,他拿起了手机又放下了,凑到张云雷旁边轻声叫他一声,“磊磊。”


张云雷也没睡着,“嗯。”





杨九郎把胳膊伸到他脖子下面,想着让张云雷枕着他胳膊睡,张云雷枕好了杨九郎的胳膊之后,杨九郎另一只手覆上张云雷给张云雷在怀里搂住了。





张云雷闭着眼睛躺在杨九郎怀里,想来想去还是开口问了杨九郎,





“你天天这么伺候我为什么啊。”


杨九郎搂着张云雷的胳膊一紧,没说话。


“我还真是离不开你啊。”


杨九郎低头凑近了张云老师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。


张云雷稍微睁开了眼睛,看着搂着他的杨九郎,手在被子里也搭到了杨九郎的腰上,



“我和她在你心里位置上一样的吗。”



第二天早上张云雷就起来了,一会儿他就得和九涵坐飞机回北京了,昨天晚上那三个问题杨九郎始终也没给他答案,但是杨九郎也没问张云雷是不是看他手机了。





张云雷出门的时候杨九郎也起来了,九涵敲了门,说现在可以走了,杨九郎送张云雷到房间门口,




张云雷回过头看着杨九郎笑了一下,

“翔子,我会想你的。”

张云雷踏上了回北京的路程,房间里就剩杨九郎自己了,他丝毫没了睡意,酒店定的是顶层,落地窗的外面是他不熟悉的北国的城市景色。





他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景色,他心里有点乱,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云雷昨天晚上问他那三个问题,他给不出张云雷答案,还是因为昨晚那首歌,唱到了他心缝了。





他想着去洗洗澡,歪头一看床头柜上竟然放着一盒剩了一半炫赫门,他拿了过来,握在手里。





这个味道他太熟悉了,是他刚开始认识张云雷的时候专属于张云雷的味道。





他拿出了手机,点开微信,顿了一下,但是还是打了字发了过去。





杨九郎到机场的时候,算了算时间张云雷应该下飞机了,就给他发了微信。





“磊磊,你到了吗。”然后发了过去一张截图。





杨九郎知道张云雷看到这个截图之后肯定就会给他打电话的。


图片是杨九郎和他媳妇儿聊天的截图。

【对不起,我还是放不下他。我明天回北京,后天咱俩还是去一趟民政局吧。】

【你什么意思。】

【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,当时领证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心思一直在他身上,领证不只是为了讨我妈欢心吗,只是现在是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关系了。】

【为什么,昨天还好好的,张云雷到底和你说了什么。】


【你别张口闭口就加他名字,张云雷是你叫的吗。】

【他什么都没说,是我,是我受不了和你再有关系了。咱俩也别墨迹了,后天早上,民政局门口我希望能看见你。】





杨九郎一直等,可是张云雷一直都没有给他回电话。





第二天早上,杨九郎终于忍不住了,就自己拨了电话过去。刚响了两声,张云雷就接了。



“磊磊。”

杨九郎叫了张云雷一声。

“嗯。”

张云雷答应了一声。






俩人就都沉默了,杨九郎平时在台上脑子都转的飞快,可是现在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



“翔子,一会儿我得去机场,你要是有什么和我说的,就来玫瑰园接我吧。”



说完张云雷就挂了电话。



杨九郎反应了一秒,下一秒就翻身下床,洗漱下楼开车一气呵成。





张云雷开开玫瑰园的大门的时候,果然看见杨九郎站在车旁边等他,杨九郎看见他出来了就赶紧上前拿过来了张云雷的行李。


“一会儿姐姐的车先走,咱们跟着就行。”


去机场的路上,杨九郎说了很多,他以前想说的,他以前想说又不敢说的。





他说完了,然后偷偷瞄了张云雷一眼,可是张云雷还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副驾驶,没有回话。






杨九郎等了一会儿,才听见张云雷的声音,


“我慢慢地听 雪落下的声音

闭着眼睛幻想它不会停

你没办法靠近 决不是太薄情”

张云雷唱完这句就歪头看着杨九郎,又接着唱了下一句

“你别贪恋窗外好风景。”






杨九郎瞬间红了眼,再想说什么的时候,就看见张云雷闭了眼睛靠在椅子上了。





到了机场,杨九郎小声的叫了张云雷。

“十二多个小时的飞机,腿疼了一定要和姐姐说。”

“到那儿也得按时吃饭。

“我可能想你,还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“到哪儿多休息休息,也可以出去转转。”




张云雷握住了杨九郎伸过来的手,

“你就没有别的想说的吗。”

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的眼神,眼睛一下子又红了,



“宝贝儿,我肯定不贪恋窗外的风景。”

“我只要你一个。”

“以后我只爱你一个。”



“翔子。”张云雷听到杨九郎这么说也情不自禁的叫了他一声。


杨九郎凑近了张云雷,一下就吻上了他的嘴。

一吻结束,看着张云雷发红的嘴唇和眼睛,

杨九郎凑近了张云雷开口说到,

“卿卿。”

“卿卿爱我,我爱卿卿。”


---END---

#流言蜚语充耳不闻,天长地久不去留神

#我心里有我喜欢的我就会一直喜欢

#回归甜的啦~~

快点夸我ヾ(๑❛ ▿ ◠๑ )

评论(31)

热度(314)